揭露网赌黑幕:数十万中国人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以及金三角地区专坑同胞

最近这半年,我一直在国境以南活动,先后于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以及金三角地区短期生活。这两个地区目前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网络赌博业基地,而放眼整个东南亚,缅甸、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中国人的“网赌”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目前有数十万中国人在境外每天工作12个小时,打了鸡血一般拉国内同胞网络赌博。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社会现象,它像一头湖中的巨兽,很少浮出水面,却在人性的深幽之处搅动潜流暗涌。作为一个自诩硬核的报道者,我想要弄清楚也有义务弄清楚,中国人在境外网络赌博业的种种内幕。

▶ 数十万中国人在东南亚“种菜”

网络博彩在从业者的黑话里叫“种菠菜”(博彩的谐音),而从业者则自称“菜农”。我所去过中国菜农最多的海外城市当属西哈努克港。作为柬埔寨最大的港口城市,西港约有12万中国菜农,和当地柬埔寨人数量相当,博彩公司遍布城区。

西港博彩基地西港博彩基地

博彩公司基地类似办公楼,没有任何招牌,房间里摆放着一排排电脑。每个房间里,上百号推广人员坐在电脑前,通过微信与客户联络,并引导客户下注。一个较大规模的基地可以容纳5000人办公,整个西港,共有大大小小数十个网络博彩基地。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机场附近的贫民窟,一栋名叫珍珠大厦的办公楼里,中国人通宵达旦做博彩。因其工作环境极为严酷,员工如同被奴役,珍珠大厦又被称作“马尼拉东方监狱”。

贫民窟旁的中国博彩大楼贫民窟旁的中国博彩大楼

在老挝金三角特区,中国人的博彩公司办公楼连成一片,每到凌晨时分,成千上万的从业者涌上街头。

我在那儿呆了半个多月,当时根据菜农宿舍楼数量推测此地博彩从业者在2万左右。后来我和一位在此地从事博彩业的读者见面聊天,他给出的菜农人数可靠数据是10万+,而且人数正在增加中。

在缅甸小勐拉、柬埔寨波贝等地,也有大量中国博彩公司。东南亚已经成为中国博彩业的法外之地,数十万中国菜农如蝗虫一般“侵入”,铺天盖地、席卷肆掠。

▶ 传销式的互联网赌博公司

如果你认为种菠菜很low,博彩公司粗枝大叶野蛮生长,那你可就错啦。实际上就技术层面而言,博彩公司的专业性堪比国内互联网公司。而其管理制度、员工激励法,又神似传销。

博彩从业者大致分为客服、人事、推广、开发这四大工种。在开发这一类又分为UI设计、网站开发维护、安卓与IOS的前端后端等。一个做博彩网站开发的读者告诉我,他们公司正在学习小米的风格。博彩网站必须做得美观、大方、好看,才能增加信任度,图标、字体、排版都十分讲究。

某博彩公司的图文设计某博彩公司的图文设计

在管理层面,博彩公司更是想尽办法发挥员工的主观能动性。每当中午上班时,主管都会带领全体员工喊话。众人齐呼诸如“团结奋进、吃苦耐劳”等口号,以壮声势。到凌晨时分菜农下班后,广场随处可见数十个员工围成一圈听主管训话,我曾亲耳听到下面这段训话:

“你们漂洋过海来这里,做不出业绩对得起自己吗?对得起父母吗?”

严厉的惩罚制度也是博彩业的一大特色,在金三角特区,从阳台上向下扔烟头会被罚款3000元,吃饭时不讲究餐桌礼仪会扣掉5000元工资。此外,博彩公司间形成了良性的竞争关系,各公司经常组织学习交流会,共同研究新问题、新形势,分享盈利心得。

“其实我们和国内的互联网公司真没什么区别,我们的管理制度比国内还厉害很多”,读者既骄傲又有点底气不足地说,“唯一区别可能就是我们是搞博彩的吧,唉。”

▶ 4000万赌徒催生暴利

如此疯狂的现象不禁令人发问,为什么境外博彩业的规模如此庞大?是谁养活了这群人?正所谓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这个道理在赌博行业同样适用。

“中国有十几亿人,人口基数太大了,想赌的人很多,我估计起码有4000万赌狗吧。”曾从事博彩业半年多的一个粉丝对我说,“做推广的菜农平均一个人有上百个客户,虽然客户有重复,但几十万菜农,你自己算吧。”

这位粉丝去年在西哈努克港的一家博彩公司做推广,他所在的盘推广人员总计不到100人,但客户数量却超过了一万人,一个月的投注流水达到一亿人民币以上。如果以此来计算东南亚所有的博彩公司营业额,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谈及博彩业的前景,他的信心很足:“博彩这个行业永远不会大幅下滑的,他们想赌,我们就有市场。有的人确实戒赌了,但还会有新的人来赌,源源不断。另外,赌是人身上藏着的天性,这个天性是可以诱惑的。”

境外博彩给国内赌徒提供了平台,原本没有机会赌的人,如今只需用手机登录赌博网站。而赌博网站的各种诱骗方式,让原本没有赌博习惯的人深陷泥潭。

▶ 博彩业终极黑幕:杀猪盘

世间万物的确可以用存在即合理来解释,但合理不代表不会伤天害理。比起实体赌场的签单、操盘,网络博彩的黑幕更加令人发指。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杀猪盘”。

杀猪盘,这名称太形象了。猪指的当然是赌徒了,杀猪,说的是当赌徒在赌博网站上充值大量金额时,通过赌徒封禁账号或者不让提现等行为获取暴利。你充了100万,充值到账后对不起了您,一分钱你也提不出来了。庄家一边收钱美滋滋,一边还要骂你蠢得像猪一样。

要想杀猪,必先养猪,只有养肥了才可以尽情宰杀。养猪的方式五花八门,无所不用其极。比如博彩公司会找一个肤白貌美、性感撩人的小姐姐和你网恋,每日嘘寒问暖,早晚视频撩动心弦,动辄天荒地老,随时海枯石烂。这个小姐姐往往同时发展数十个“恋人”,数月之后等到完全获取对方信任后,诱导对方往赌博网站上充值。

另外一种比“爱情”养猪成功率更高的,是“基情”养猪。博彩公司为了杀猪,大力开展同性交友项目。在同性恋看来,遇到一个知心基友不容易,更容易信任对方。等到杀猪完成时,才发现基友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菊花残。

当然了,常规的杀猪盘并不打情感牌。而是在赌博中一点点让赌徒盈利,让他不断尝到甜头,信任赌博网站以及推广人员。时机成熟时,推广人员假称盘口有漏洞、大额充值送20%、某个计划100%会赢等,诱导赌徒充值。另一种杀猪盘则更加直接——关闭赌博网站,把所有客户的充值全部拿走

杀猪成功之际,便是庄家与菜农欢呼雀跃之时。在金三角特区的博彩基地,一旦杀猪成功博彩公司会放鞭炮庆祝,全体员工陷入狂欢。

亲历鞭炮庆祝的读者告诉我:“鞭炮声一响,整个特区搞博彩的都知道了,那家公司杀猪了。一般杀了一百万才会放鞭炮,这个时候其他公司的主管就要对员工训话了:你看看人家这业绩做的,又杀了一头猪,你们呢,整天就知道吃底薪,有没有点出息?”

比起杀猪盘,操盘在博彩业的黑幕程度简直小巫见大巫了。在赌徒投注时,庄家操控后台控制结果,想让你赢就让你赢,想让你输就让你输。值得一提的是另一种赌博骗术——包盈计划,简直赤裸裸地侮辱智商。

常言道十赌九输,你跟我说可以包盈?博彩公司的玩法是,通过造“赌神”,来吸引赌徒跟投。所谓“赌神”,一个人有几十个微信号,在不同的赌博群里发不同的结果,总有猜中的。此外包盈计划还涉及一些看似可行的赌术,比如倍投计划——先押100元,输了押200,再输押400。比如闯三关——连续梭哈三把,一旦成功资产可翻十几倍。

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都不会上当。但赌徒的思维不一样,他们明知会有杀猪盘、会有操盘,但仍然趋之若鹜。因为他们总愿意相信自己不是那头猪,相信自己终将被幸运女神眷顾。还有一些新赌徒,他们并不了解黑幕,只能任由庄家骗取财富。

▶ 用中国人的钱孝敬当地政府

之所以说网络博彩业伤天害理,不仅在于它提供了法律严禁的赌博平台,还在于它通过各种手段诱导同胞赌博。赌客们轻则一夜回到解放前,重则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中国法律严禁赌博,包括网络赌博,于是投资者将视线转到境外,特别是腐败的东南亚国家。

他们乐于接收中国博彩业,政府收重税,官员收红包,反正赚的是中国人的钱,菜农们还能拉动地方消费。说直白点便是——中国博彩业用从中国人身上赚的钱,孝敬给东南亚国家的政府。

柬埔寨总理洪森曾多次公开表示将打击网络赌博产业,中国驻柬大使馆也明确表示境外网赌非法,但柬埔寨的中国博彩业照样开得红红火火。除了偶尔作势抽查,柬埔寨政府对中国博彩业并无实质意义的打击行动。

而在老挝的金三角特区,中国博彩公司更是稳如狗,金三角也被称作做安全的博彩基地。每一家博彩公司都要上交30%的所得税,另外还要缴纳房租、保护费、人头税等费用。

博彩业的暴利是当地管理者的重要收入来源,在不触及核心利益的情况下,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而这钱,来自国内,来自无数个家庭。改革开放以来两代人积累的财富,正在通过网络赌博流失掉,其危害程度堪比鸦片。

博彩伤天害理,但却难以根除。中国警方多次赴境外抓捕博彩从业者,但跨国办案难度大、成本高,犹如杯水车薪。在西哈努克港时,一位博彩从业者直言:“抓是会抓的,但能全抓完吗?十几万人啊,不可能的。现在一听到风声,我们这边就很警惕,都躲起来了,风声过了再继续做。

甚至当出现电信诈骗、股票诈骗人员被抓的新闻时,博彩从业者还会加以嘲讽:“有安全的菠菜你不种,做什么电信诈骗,活该被抓。”

声势浩大的境外网络赌博业简单点说就是,中国人在海外赚(骗)国内同胞的钱,羊毛出在羊身上。数十万相对素质不高的华人涌入当地,一定程度上引起了所在国民众的不满,出现了如西港砍杀华人的恶性事件。

在与资深博彩从业人员的聊天中,我了解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新趋势。近年来博彩业大发展,博彩公司数量已经趋于饱和状态,只针对中国人的行业利润空间有限。投资者将目光瞄准了海外市场——欧美、日本,建设针对欧美以及日本人的博彩公司正在酝酿中。

中国网络博彩业已经不满足于只祸害自己人,他们还要在更大的国际舞台上上演闯三关、杀洋猪。看来蝗虫的梦想不只是毁掉一亩三分地,它也有诗和远方,也有星辰大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牛老哥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laoge.com/20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