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20岁结婚的赌鬼农民自述,如何悔过自新

我是一个农民,20岁结婚,有一子一女。联产承包后。我家种了三亩多田,种一年粮食可以吃上两年,一年可养两头大肥猪。农闲时节,老婆在镇上摆水果摊,我则从丽水贩水果到缙云卖,虽说都是小本生意,但日积月攒,银行存折就上了4位数。我们一家又盖起了两间新屋,还买了一台电视机,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和和美美。

5年前的一天,我鬼使神差地迷上了扑克牌,先是小搞搞,后来觉得不过瘾,需下大注才刺激。每夜的输赢都在几百甚至上千元。那段时期,我一不管农事,二也不管家事,一头扑在赌桌上,谁劝我戒赌都不听,老婆只得要一开囗,就会被我骂得狗血喷头。慢慢地,村上的人们就取名叫我赌鬼。先是背地里叫,后来干脆当名字叫;外人也随着叫,甚至连家里的人也扳着脸孔叫。我的一生没有什么事出名,就这样赌出了一个臭名。

1-21

刚开始赌时手气还算运气可以,赢多输小。赢的时候钱来得省力,大手大脚的,买香烟什么的都不找零钱。输的时候呢?越输赿想翻本,越输不肯罢休。只两年时间,输光了积蓄不说,还欠了两万多元的债务,借债借得村里的人见我远远就躲避开。

为了筹集赌资翻本,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借钱,甚至处心积虑地收集了解本村已经外出嫁的妇女的地址,一家一户地去借。编造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儿子生病住院的医疗费用,贩小鸭生意亏了本哪,被扒手扒光回不了家等等,骗得她们的同情,一等她们拿钱给了我,我就本直奔赌场,结果每次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再后,我赌鬼的丑名传远了,谁都不肯借钱给我,我才进不了赌场,但心里还念着什么时候有了本钱,我定能把钱赢了回来。

我后来己是家徒四壁了,电视机又抵了债,小猪又没钱买,人家田里的水稻长得密密匝匝,而我家田里的水稻稀稀拉拉,一年打的粮食不够吃半年。老婆摆摊的水果店没了本钱,千遍万遍劝我戒赌我不听,她一气之下带着儿女给别人打工,干脆就住在那个厂里。家里穷得像个破庙。讨债的接二连三。到了过年更是满屋的人呢?骂的骂:,吓的吓,想到伤心处,我真的想一死了之。

这节骨眼上,是老婆救了我的命,她见我有了悔改之意,就从厂里搬回了家,白天打工,晚上又劝我下定决心戒赌,筹划今后的生路。她用厂里发的工资让我做本钱,鼓励我做起定村串户卖面条换粉干的生意。可债主们见我满满一手推车的面条和粉干,不由分说连车带货扣去抵债。我只得两手空空地徒步回家,恨不得一头扎进好溪中。

女人有时比男人强,我老婆真是个好老婆。她一边安慰开导我,一边公开向四邻八舍宜称,欠下的债一定要还清。先借先还,后债后还,不要来家讨债,厂里发工资的那天到厂里去取,我们自己一个子不取,老婆这才算给我解了个定心丸。

至今我已半年多不进赌场了,连小意思玩玩也坚决不参与了,我专心致志地对待三亩多田,有空在自留地里种些水果卖,老婆和孩子一个月在厂里拼死拼活地干,一个月也有二三千多元工资,赌债也己还了近一半。到我已浪子回头,虽然老婆五年没买新衣服了,但脸上也已渐渐泛起了憧憬的红晕。回想起那段鬼迷心窍的日子,真是后悔莫及了,我算看透了赌博的害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牛老哥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laoge.com/22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