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的网络赌博:输的是数字没感觉,醒悟时已倾家荡产;代理费20%,传销式坑害亲朋好友,破产仅需一个月

  作者|李子建 编辑|崔世海

  原标题:《疯狂的网络赌博》

  ”网络赌博毁掉一个家,快得你想象不到。”曾做过赌博网站代理的刘强感叹道。

  一年前,刘强曾经做过境外网络赌博网站的国内二级代理,为拓展业务,他将自己的朋友、亲人带进了网络赌博。他的一位朋友输光了家产,自杀身亡。刘强的舅舅、姨夫,输光了房子,卖掉了工厂。亲戚们找上门来,告诉刘强:今天要么死,要么活,你拿个主意吧?!

  刘强没有主意,众叛亲离,不得不逃出家门,在外面躲了六个月。”我得到了什么?不到三百万元的抽成,但一个家值多少钱?一条命值多少钱呢?”

  一年的赌博网站代理工作经历,让刘强对网络赌博造成的危害深感恐惧。他说:”赌博网站经营的大庄家,会投其所好,你喜欢什么,他们就开设什么样的赌博方式,想尽办法吸引你参赌。”

  网络赌博,与传统赌博如私彩、六合彩、边境赌博成为国内赌博活动的四种方式。与传统赌博不同的是,网络赌博借助于互联网,结合现代高新技术(包括现代金融交易方式)进行赌博活动。

  互联网兴起之后,网络赌博由境外向中国逐渐蔓延。2001年4月,辽宁警方破获国内首例网上赌博案。这种赌博方式将电视与电脑进行结合,以电话作为赌具。网络赌博初始参与者,大多是经济发达地区城市的一些民营企业家、公职人员等有机会接触网络的人,国外赌博机构通过网络建立赌博网站,吸引国内人员参与赌博。

  随着国内网络普及程度越来越高,网民规模很快便以亿计。自此网络赌博渐渐从发达城市逐渐覆盖国内各地区,参与人员从公职人员、企事业单位人员、企业老板,直至现在的家庭妇女、大学生、青少年等等,几乎覆盖了各个阶层。

  2003年,中国对出境赌博采取相关措施,许多人开始转向网络赌博。比如,广东省塘厦镇原镇长李为民,挪用49笔公款,共计上亿人民币、300余万港币参与网络赌博。

  凶残的网络赌博:输的是数字没感觉,醒悟时已倾家荡产;代理费20%,传销式坑害亲朋好友,破产仅需一个月

  原中山市某国企陈满雄夫妇,挪用公款4.27亿元,用于网络赌博。而发生在湖北某市的特大网络赌博案中,涉案人员500多人,其中包括国家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甚至学校教师等公职人员。

  2019年8月30日,《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网民人数已达8.54亿。网络赌博犯罪现象,在国内各省市均有发现。网络赌博在互联网发达的地区,比如北、上、广、深,浙江、江苏、广东等区域参与人群众多。一些西部经济并不特别发达地区,网络赌博参与对象还包括无业人员、农民、大学生等。

  徐军也曾是赌徒,幡然醒悟之后,戒掉赌博,现在做反赌工作。网络赌博和传统赌博不太一样,传统赌博输掉的钱,你是可以看到的。桌子上每输掉一万块,对赌徒的心理多少有些影响。

  但网络赌博不同,输掉的是一个又一个数字,赌徒都麻木了。成百上千万,往往就这么输进去了。徐军说:”等发觉无法承受债务,早就为时已晚。轻则妻离子散,重则家破人亡。”

  参与网络赌博的人群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想死得快,网络加网贷。”扎金花、斗牛、百家乐等等,小押二十、五十元,中押几百上千,大押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封顶200万的情况下,几把输下来上千万元。只要敢押,网络赌博平台就敢收。

  输光了钱,想找钱翻本。借网络贷款是”砍头息”,借6万只给5万元,三个月还10万元。这些赌徒们为什么这么高的利息还要去借?一些赌徒甚至借贷的APP下载了30多个,每家平台借点钱,也能借出30多万元,这些平台的借息并不低。

  徐军百思不得其解,他问来咨询戒赌的人才发现,赌徒们心里想的是翻本,而不是这点利息。

  有些人输光了所有,想尽办法找钱,试图翻本。刘强表示,庄家怎么可能会让你赢?如果说传统赌博和网络赌博唯一的共同之处,那就是:赌徒无论想尽了什么办法,借了多少钱,赌的越多,赢的概率越低。

  刘强说:”原因很简单,十赌九诈,网络赌博的千术(指赌场上的各种作弊手法)复杂多变,比传统赌博更加复杂多变。”

  传统赌博中,千术分两种类型,老千的手法和高科技装备的出千。

  徐军作为曾经的老千,往往会被赌场邀请配合。他亲眼看到,摄像头的设置几乎无处不在,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赌场做不到。

  一副纸牌,上面有码。每一张纸牌的码都不一样,这些码被特殊的摄像头照到后,传到后台电脑。经电脑分析后的牌面,每一副牌都有结果。此后将能够赢的牌,发到自家人手里,赌徒手里全是烂牌。

  网络赌博的猫腻,则远远超过传统赌博。传统的赌博,若想学得千术,手上的功夫技巧,没有三年五年练不出来。网络赌博没有这些讲究,只要掌握相关知识,动一动鼠标,敲击几下键盘,后台便成为大型的”钓鱼场”。

  在这场针对赌徒的猎捕狂欢盛宴中,后台控制着一切。想赢多少赢多少,想让谁输就让谁输。网络赌博平台预先设置好数个档位的赔率,或者直接点杀某位赌徒。

  凶残的网络赌博:输的是数字没感觉,醒悟时已倾家荡产;代理费20%,传销式坑害亲朋好友,破产仅需一个月

  在点杀目标确定的范围内,赌徒如同脱光了衣服的透明人,所有的一切信息全部呈现在后台。破解赌徒的一切秘密,包括你是哪里的人,有多少资产,名下几家公司,甚至银行账号每日流水等等。

  第一次发现优质赌徒,刘强还记得有人手把手教他的场景。先让赌徒小赢一点,这个阶段赌徒基本上押什么赢什么。十把牌里至少赢五六把,造成赢钱是有技巧或者是运气好的误判。然后在某个恰当的时刻,再为赌徒开一条”天路”(指无论押什么都会赢),连赢数十把。

  如此旺盛的运势,后台会连续让赌徒赢七八天,甚至十余天。赌注额也由数万元,慢慢增加到数十万元。第十一天,点杀的时刻到了,后台一把杀掉赌徒的运势,此后接连不断,往往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席卷赌徒所有的资产。

  刘强说:”我要想让你赢,可以让你每一把都赢。不想让你赢,你一分钱都赢不走。基本上每一把都能够控制结果,无非是在后台点点鼠标的事。”

  赌徒输得没钱了,还想再接着赌下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后台设计的程序,直接让参与赌徒掉线,除非赌徒再次将资金转入账号,否则赌徒再也不会进入网络平台赌一把碰运气了。

  有赌徒认为,赌博平台上彩票式的买注赌博,全凭运气。但在刘强看来,完全是个笑话。比如说有一万人参与买注,后台设定的程序,会在买注结束,开出彩注的时刻到来之前,自动分析能够使赌博平台获得最大利润的彩注号码。刘强说:”运气,在网络赌博中就是个泡沫。在计算机设定的程序算法下,赌徒一点机会都没有。”

  一些体量较小的赌博网站,具有较大的欺骗性,几乎都能够操纵后台结果。而一些大的境外赌博网站,参与网络赌博的人群众多,某种程度上,仅凭胜率便可以赚取大量金钱了。

  刘强说:”境外网络赌博平台,会员至少数万人,甚至十余万人。比如说无论输赢,都会’抽水’5%。十万人参与网络赌博,仅凭’抽水’的利润,这些平台就可以赚钱了。”

  徐军则进一步表示,无论是传统赌博或者是网络赌博平台,都是依靠大多数概率法则赚钱的。赌徒赌的时间再久,赌的次数再多,都是趋向负收益的。

  ”某种程度上,经营赌场的资金接近于无限,而赌徒的资金是有限的,长期赌博,输完输光的必然是赌徒。除非你不赌了。到现在为止没听说哪个赌场被赌客赢光倒闭了。”

  网络赌博平台和传统赌博平台不一样之处,在于传统赌博平台若是庄家输了,不给钱,能够找得到人,而网络赌博平台若是输了,会直接把平台关掉,网络世界浩瀚无垠,赌徒连人都找不到。

  网络赌博平台为使国内各级代理放心,往往邀请一些代理前往境外实地考察网络赌博平台运营情况。刘强正式成为网赌平台代理之前,曾接受邀请,去境外了解情况。

  刘强接触到的一些网赌平台庄家,一个庄家往往会同时做几十个大同小异的赌博网站。他说:”这些老板其实只有20万元本钱做庄,有些赌徒赢了超过一万元,想要通过平台退出资金,根本不会退给你的。总是会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拒绝退款。”

  一个粗糙的网络赌博网站,包给相关技术人员来做,5000元一个网站。两三个技术人员,租赁一间公寓,老板每个月开工资,网络赌博平台就在国外开张了。做三五个月,赌徒们上当受骗,不再来了,关掉网站,再重新开一个。

  比小散庄家实力强的大庄家,投入巨大,规模同样惊人。他们都会租赁设置在国外的服务器,运行赌博网站,其后面是有数的几个大庄家老板。这些大庄家,基本上会同时做数百甚至上千个赌博网站。如果是庄家自己的资源,比如说在国外某地有合法的赌场,那么平均运行费用一个网站一万元左右,网站页面设计精致完整,提供百家乐等二十多种赌博方式。

  没有国外合法赌博牌照的庄家,需要花钱对接相关赌博场所。比如在中国境内流行的视频现场直播某国外赌博场所的网站。刘强说:”十几张赌桌,请来荷官,谈好价格,接一个线路给你,实时向赌博网站传送信号。”

  视频直播的赌博网站,有一个特殊的频道,在约定时间内,几点至几点现场转播。下注结束之后,开出结果。根据不同结果、输赢倍数等,每一个网络赌博平台都会有结算。比如百家乐,押庄或者是押闲,都由网络赌博平台结算。

  凶残的网络赌博:输的是数字没感觉,醒悟时已倾家荡产;代理费20%,传销式坑害亲朋好友,破产仅需一个月

  视频赌博网站,等同于传统赌博场所在网络上的延伸,有些庄家直接通过平台和赌徒开赌,有些则是把视频信号卖给某些小庄家。平台相当于现实中的一个赌场,赌徒通过网络下注,和传统赌场赢利的方式相同。刘强说:”这种视频直播的方式看着公平,实际上和传统赌场一样,有着种种玄机。”

  比如说,若出现大额赌注,庄家会直接通过造假视频画面,操纵信号延迟,赌徒们看到的开注结果,往往和现场不同。或者在关键赌局时,几十万、上百万的金额出现在赌桌之上,视频信号会突然中断,重新接上视频信号时,开出来的结果,一定是赌徒输了。

  上千个网络赌博平台,在国内网络世界里,如同洪水一样蔓延。每一个平台,都需要找到一个国内的总代理,或者一个国内总代理同时代理十数个赌博网站。与传销相似,总代理再发展下线,每个下线再发展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直至会员。

  总代理掌握着网络赌博平台最高等级的赌博账号,这个账号将掌控赌博资金以及投注额多少。总代理权限下放至每一个代理,赌博账号的等级便会下降,对应的则是投注额多少的分层级减少或增加。无论哪一级代理,他们针对的都是网络赌博的普通会员。

  代理的利润,最重要的一部分来源,是网络赌博会员参与平台赌博的投注额的20%左右。会员投注额一万,代理便提成两千,以此类推。如果代理找到一个豪客进入网络赌博平台参赌,那么这名豪客的投注额越高,代理的相应提成比例也越高。

  徐军的一个朋友陈涛,就曾是一名网络赌博平台的代理商。朋友找朋友,老乡找老乡,是网络赌博寻找代理人的惯用手法。陈涛的上面,还有代理,这名代理不断地招人,并且告诉陈涛,想发财,就去找身边的人参与,朋友、同学、亲戚都可以。

  陈涛做了三个多月之后,将身边的亲朋故友,以提成20%的方式,拉了两个人,成为了网络赌博代理。他找到徐军时,徐军当时就告诉陈涛,不要参与网赌。陈涛不信,最终在8个月之后,因赌博输掉巨款,醒悟过来,也已经晚了。

  徐军说:”拉亲朋好友做代理,利用的就是亲朋的信任感。陌生人叫我去网赌,你没有接触过,肯定有怀疑。但如果是亲友,信任感天然存在。”

  网络赌博的代理圈子,就这样以赌资的20%甚至更高的提成方式,以亲友为主要发展对象,如同传销似的迅速发展起来。而网络赌博代理吸引赌徒来玩的方式和传统赌博如出一辙,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来。

  凶残的网络赌博:输的是数字没感觉,醒悟时已倾家荡产;代理费20%,传销式坑害亲朋好友,破产仅需一个月

  刘强介绍,人来了,注册账号,网络赌博平台对于新参与赌博的人,在暗地里都会有个额度免费赠送,这个环节内部称为”鸡吃米”。如同喂鸡食米,先撒米,吸引鸡来。比如说,送你两百至五百元不等的金额,先玩着。

  小小试水,就是让你赢,也不多,30、50元,天天赢,想提钱,瞬间到账,就为的把赌徒勾住。人来了,就走不了。

  徐军说:”无论是传统赌博还是网络赌博,吸引人的地方相同,最初都会让你赢点钱。比如你身上有五百元,一次吃掉你,你肯定不会去赌博了。但要让你赢了钱,你肯定还去玩。造成错觉,有输有赢,还能够提现,直至把你拖下水。”

  你赢来的钱,在大庄家看来,不过是暂时存在赌徒账户里的数字。庄家要的是赌徒在不知不觉,尤其是在赢钱的过程当中,网络赌博的各种玩法都学会了。

  学会了网络赌博的玩法,尝到了甜头,接下来,就该赌徒输钱了。先输300、500元,不甘心,加码,想捞回来。再输三千、五千,直至上万元,突然之间,会把所有之前赢的钱,全部输进去。

  没钱了,还想赌。代理不会放过任何吸干赌徒的机会,一般情况下,代理会要求赌徒提供家庭经济情况,给出一个额度。比如赌徒想借100万元,代理根据赌徒家庭财务情况,有无企业,企业价值多少等因素,给出等值的资金。

  赌徒只有不断地充钱进去,以为找到网络赌博的规律,总能够把钱赢回来。刘强说:”这种其实就是网络赌博洗脑的方法。经营网赌的人,会让赌徒认为他找到了规律。直至最后一笔钱充进去,他都以为会回本。”

  在网络赌博圈子里,吸引赌徒先赢小钱,实质为让赌徒明白网赌玩法,直至把所有的钱全部输完,网赌有一个内部叫法:”洗白”。

  ”洗白”一个赌徒的时间,至多一个月。如果赌徒有钱,上百万千万,那好,网赌庄家会耍些手段,比如与赌徒两者之间输输赢赢。今天你赢50万,明天输30万,不断地吸引赌徒加码,最后的结果,仍然是大庄家赢走赌徒所有的钱。

  赌徒输光了钱,是谁引赌徒参与网络赌博?网络赌博的代理人。陈涛就是这样,被庄家赢光了钱的朋友,离婚,被逼债,家里的桌子、椅子,甚至锅碗瓢盆都让搬走了,家破人亡的惨状,难以尽表。

  赌徒所输的钱,有20%会进入网络代理人的口袋,这种钱赚了,如何面对输了的赌徒呢?刘强说:”亲朋之间因网络赌博导致人际关系的破裂,最终闹得不可开交大有人在。”

  陈涛无法面对输钱的朋友,最终选择了退出网络赌博代理,但那些输光了钱的好友亲朋的关系,再也回不来了。

  (应受访者要求,刘强、陈涛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布者:努力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laoge.com/27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