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女子掷骰子出了个“全红”,原来她出老千帮公子戒赌

  李珠屏,字玑仙,浙江杭州人。她少时随父亲至京城为官,父死之后,孤独无援,遂堕入风尘。珠屏细眉艳颊,秀外慧中,仪态娴雅,并且性格开朗豪爽,举止落落大方,是女中丈夫。

  因此,她所在的青楼之中,常是宾客如云。珠屏身价之高,几乎与当初的秦淮马湘兰相等。每至赋诗饮酒之宴一开,文人墨客无不倒趿着鞋争相涌来,座上往往寒士与名流混杂相错。

  宜兴姚公子少梅,一向以能文称于世,被视为江南七县的才子。姚家饶有资财,所以他不刻苦攻读以求功名仕进,而喜欢游逛烟花柳巷。

  当时,姚公子携带巨款进京,欲捐资谋个一官半职。他客居京城,闲来无事,就天天去寻花问柳,但有意栽花花不成,没有找到一个中意之人。

  一天,杭州的冯秀才,把他带到珠屏的住处,他对珠屏一见倾心,二人促膝长谈,互相更是爱慕有加。姚公子心中思忖道:“这儿才是我的安乐窝。”

  聊斋故事女子掷骰子出了个“全红”,原来她出老千帮公子戒赌

  于是,他便移居珠屏所在青楼,天天与她狎昵、形影不离。两人情深意浓,对天发誓,割臂为盟,遂私订终身大事。

  姚公子年仅十八,不仅才气横溢,而且貌似潘安,嗜酒好赌,性格豪爽,一掷千金,一点也无吝啬之态。京城中侠义之士颇知其名,都愿意与他结交。

  姚公子与人斗酒之余,就以豪赌取乐,但逢赌必输,未及一月,十万贯巨资几乎荡然无存,但他依然狂赌不止。珠屏对此感到十分忧虑,欲替姚公子想个稳操胜券之法,思来想去,忽得一计。

  她先让厨娘准备美酒佳肴等待设宴,然后刻意打扮自己。浓妆艳抹,衣着华丽,来到赌场应酬客人。珠屏斜靠在赌桌上,替姚公子数筹码,姚公子吆五喝六,一连输了数盘。

  珠屏心中揣测着姚公子囊中的银子已不足抵偿赌债了,就含笑而起:向赌客们深施一礼道:“姚公子已输定了,请让我代他掷一把骰子。”众人满口答应,就各出巨款作为赌注。

  珠屏有约在先,让众人先掷骰子,或五或六,五颜六色在盘中滴溜溜地乱转。及至珠屏掷骰时,只见她慢慢地从盘中抓起骰子,对着灯微笑道:“愿老天爷赐我全红。”随即轻轻一掷,六子皆是红面。

  聊斋故事女子掷骰子出了个“全红”,原来她出老千帮公子戒赌

  众人见状,无不惊得目瞪口呆,赞不绝口地称珠屏好手法。珠屏收起骰子缓缓起身,口中连连称道:“托福,承让。”又向众人说道:“我有幸掷了个全红,桌上的银子,但愿各位贵人不会吝啬吧!”

  众人满口答应,珠屏便让侍儿把钱统装进钱袋中,大约不下万金。

  不一会儿,美酒佳肴纷纷上桌,大家又推杯换盏地狂饮起来。酒席将散,珠屏说:“我已备了桌酒席,请各位贵人明天早来欢聚。”众人都应道:“是了。”

  第二天一早,众客果然都到了,珠屏让侍儿摆上酒席,天上飞的,地下爬的,水中游的,应有尽有,而且烹饪有方,味道鲜美,即使是唐朝韦公的厨食也有所不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珠屏手捧巨环,从容不迫地对额人道:“我今天之所以邀请各位嘉宾前来宴饮,是为了替姚公子戒赌。请姚公子先干了此杯。”姚公子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珠屏又依次向各位客人敬了酒,这才缓缓走入内室,让两个丫环抬一只巨盒出来,放在茶几之上,又向鸨母毕恭毕敬拜了两拜,说道:“我受妈妈养育之恩,无以为报,请您接受此盒中的三千金,以为您的养老金。”

  聊斋故事女子掷骰子出了个“全红”,原来她出老千帮公子戒赌

  鸨母听后,又惊又喜,感动得热泪盈眶,不能连贯地说出一句话。

  珠屏又向客人道了个万福,说道:“我今日已为姚公子之妾,不能再与各位相见了。”说罢,翩翩而入。酒未干,仆人已牵骏马在门外等候了,等众人一散,珠屏就与姚公子启程南归。

  回家后,姚公子不再赌博,只是常常至珠屏住处,与她花下对弈,月下共饮,卷帘看山,吟诗联句。其乐融融,便是神仙也无此怡悦。

  光阴转眼即逝,一年之后,姚公子被选为扬州司马,欲携珠屏一同前往。珠屏因病不能成行,姚公子就为她请医抓药,迟迟不能赴任。两个月后,珠屏因病重而亡。

  姚公子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在梳妆盒里发现,一个绣花荷包,打开一看,里面有六枚骰子、面面都是红色,就是当初珠屏一掷万金的那一副。姚公子恍然大悟,更是痛哭欲绝,遂厚葬了珠屏,终身不再娶妾。

  参考资料《遁窟谏言》

发布者:努力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laoge.com/29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