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每次有人问我xx怎么样?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投,什么平台都不要投。

  可是脑子里突然冒出来六哥的话:只有拉更多人上车,我们才能下车。

  于是,我只能回复他:“这个平台很好,后台是上市公司的背景,我自己也投了不少,最近的优惠券比我当时还合适……”

  配图 |《一起同过窗》剧照

  2016年9月,我去外地重点高校求学,专业是分数线最高的金融。家里条件尚可,父母希望我能够专心读书别去做兼职,给足了生活费。这样,一年下来,我手里存下了两三万,加上经年攒下的压岁钱,也有将近20万的小金库了。

  起初,我将这些钱全部存在余额宝,可利率越来越低。2018年初,我开始炒股,想着自己科班出身,定能小赚一笔。然而事与愿违,赶上了中美贸易战的前夕,买的股票一片爆绿,期间打新也没中过,心态越来越差。

  2月初,团贷网APP的广告吸引了我,还有某知名集团做背书。注册后,我发现其8%的年化收益率其实并不高——那时,游走在股市里的我已见惯了涨停跌停——但平台提供了3张新人优惠券,看起来确实很可观:投10000返现220元,投5000返现100元,投3000返现50元。的确令人有些心动,于是,我换了一个不常用的手机和手机号,花6000元买了一个月期的产品。

  一个月后,等我再次打开团贷网APP时,发现算上优惠券和年化,自己赚了140元。钱虽不多,但比起股票跌,也算是终于见着“回头钱”了。

  我忽然灵机一动。若将所有的优惠券都用掉,一个月后我就能用18000的本金,赚到500元左右的收益?若拿出18万的本金,放在10个类似的P2P平台上,岂不是每个月就能赚5000元?——只要能投资更多平台,将“新人券”都用掉,不仅能把炒股亏的钱都赚回来,还能稳定月入5000元,这对一个在校大学生来说,简直跟做梦一样。

  我当时的考虑是,用完新人优惠后,这些台子就没什么油水了,我必须不断更新投资平台。随后,我陆续从股市取出4万,分别放在了3个平台——短融网、抱财网和乐享宝上,也都用新人券买了1个月期的产品。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不久后,我在某P2P论坛看到一个“大额羊毛信息共享”交流群。进群后,我才知道跟我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而这种用掉优惠券就换一家平台的行为,被大家称作“薅羊毛”。

  群里每天频繁转发着各种平台注册送优惠券的动态,数量之多远超我想象。其中最活跃的就是群主六哥,顶着一个西湖游客照的头像,我猜多半是个中年大叔。

  六哥一直主推一个平台,叫金冠网(化名),里面不仅派发大量新人优惠券,还承诺15%的年化收益率。群友跟着他赚了不少钱——有人晒出一张打过马赛克的截图,上面显示仅2018年的投资收益就有4万多,还说计划五一假期到成都旅游。六哥一高兴,干脆把群名改成了“缘聚金冠”。

  我也试着跟六哥投了6000元在金冠网平台上,用了一张“投5000返现120元”的新人券。与此同时,也陆续投了群里大家提到的理想宝、投哪网、人人贷、萨飞资本、普资金服等等,也不再局限于1个月期的产品,最长有投到6个月的产品。

  4月中旬,金冠网平台如期回款,赚了195元,比我先前找的平台收益都高。这让我对六哥的“崇拜”更添了几分,随即又追加了1万元,用了“投10000返280元”的券。再往后,我更是将六哥说的“不要光看新人券,有活动也可以投”这句话奉为圭臬,后期看到有活动,就会继续追加。

  5月初,我将手中的股票全部卖出,算了算,前后投进股市的10余万,总共亏了2万多。但我并未多难过,因为截止5月中旬,我的P2P投资总额达17万,而收益已经超1.5万了——不出多久,在股市被割的韭菜定能回来。

  而且,令我惊讶的是有些平台算上优惠券跟返现,收益率居然能达到年化80%,相当于一年多的时间就能让本金翻倍,我心里愈发庆幸自己找到了这个“生财之道”。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当年的部分账目(作者供图)

  在P2P平台,除了投资本身的收益,通过各种推广平台分享链接邀请好友投资,也会得到高额返现。但我还是学生,平时为人低调,从没想过拉朋友来赚钱。再说,虽然身边都是学金融的同学,但家庭条件千差万别,这种事处理不好就会变成炫耀。

  而且,这样的消息更不能发在群里。有次,我见有人分享了一个推广平台“财迷之家”(现已停止运营)的链接,六哥就不太高兴了,“你们自己的渠道这么多,都快用不着我再去找台子了。”

  后来,除了六哥,群里就鲜少有人发投资链接了。我私下里琢磨,六哥应该通过这种方式赚了不少钱吧,可想到自己进群后我也赚到不少钱,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不过,自2018年5月以来,六哥发的投资链接越来越少,因为大家发现他发的平台多数都是“财迷之家”上公开的平台。大家若用自己的链接投资,不仅能多拿一份钱,每成功投资一笔,还可以给好友发红包——红包被好友拆出多少钱,双方就能得到同样的钱——这种红包被称作“传福气”红包,会直接存入该平台钱包当中,可以跟投资返现的钱一起提现。

  没多久,这个群就变成了红包群,我每天有事没事都会进来,随便拆拆红包小赚一笔,乐此不疲。

  6月中旬的某个晚上,我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群聊。群里的人都在互相助力,帮忙拆红包,沉浸金钱的喜悦中。我拆了几个大红包,心满意足正准备睡觉,却看见一个叫“自由自在”的人弹出一条信息:“怎么回事,我投的鱼鱼宝(化名)有一笔钱今天到期,但都快半夜12点了还没回款,会不会出什么问题?那1000o元可是还房贷的钱啊,投过的朋友能不能交流下?”他将数字0打成了英文字母o,我猜他大概不会拼音,用手写戳上来的。

  很快,有个叫宝叔的人回了一句:“我有一笔,前天到期的,今天都没回来,客服电话也打不通。”

  他们好像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宝叔说:“会不会因为这两天是周末,没人上班?”

  “行,那再等等,明天就周一了,贷款的事我叫老婆找娘家想法子凑。”

  之后,群里就没人说话了。

  那天晚上我辗转反侧,梦里还一脚从楼梯踩空,惊醒了。我盯着天花板,算了下,自己目前在投资的十几个平台的钱也有将近18万了,一旦出现问题,该怎么办?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第二天醒来,我一直心神不宁,不断刷着P2P的相关的消息。

  不知是之前没留意,还是自己心里不安,竟然看到的都是“某平台失联、爆雷”相关的消息,其中有我曾投资过但已经下车的平台。此外,还有很多被预警有高风险平台,最刺眼的不乏“财迷之家”上面推广的平台——“邦邦理财”,我不久前才在里面投了将近3万。

  关掉页面,我深呼一口气,背脊紧出一阵冷汗,在脑海中将各路神仙求了个遍,祈祷这些平台能撑到我资金到期。

  以往热闹的“缘聚金冠”群,这天异常安静,最后一条消息还是昨晚发的。或许大家都像我一样,知晓了相关信息,却觉得发到群里不合时宜。这时,我看到微信有一条好友验证,是六哥。

  六哥一上来就告诉我鱼鱼宝出事了,问我有没有投。我说没有,他说那就好,并且再三强调,他推的平台不会有问题。

  “我知道因为鱼鱼宝出事,大家很担心,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要怪就怪从鱼鱼宝借贷的老赖,借钱不还全家死完。但我推的平台绝不会跑路,我自己还有50多万没下车,别慌。”

  随后,他又补上一条,“只要后面还有人上车,就能撑到我们下车,从我这儿走的都是一个月的存期。到时候平台会发三个月以上定期的大额优惠券,再叫人来投就是。”

  最后,他还信誓旦旦:“我推的平台,出了事我担着,你只管拉人。”

  理智告诉我,六哥的话并不可信。但只有相信六哥的话,才会舒坦一些,毕竟我当时除了在他主推的各个平台投了11万多。

  于是,我按照六哥的话,尽自己最大能力维护着这些平台的所谓口碑——去各种媒体网站,社交平台,包括P2P之家、网贷天眼这些公众号,凡是提及我投过P2P的地方,都去给好评,说一切正常,按时到账,客服耐心回答问题等——其实我根本不知实情,也不敢去问。

  03

  一周后,陆续有新进群的人,果然,除了我,六哥还攻破了我们群不少人。

  新人们懵懵懂懂,跟着大家转红包、拆红包,只是以往活跃的老群员,大家都像达成了某种默契,没人出来闲聊了。

  有位昵称“洋洋”的新人加我问,金冠网怎么样?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投,什么平台都不要投。可是脑子里突然冒出来六哥的话:只有拉更多人上车,我们才能下车。于是,我鬼使神差地回复她:“这个平台很好,后台是上市公司的背景,我自己也投了不少,最近的优惠券比我当时还合适。”随后,还把自己的投资截图发给她看。

  显然,洋洋很是兴奋,连连说找到组织了。

  除了洋洋,我还在相关交流群收到不少私信。但凡跟我讨论平台情况的,我都用差不多的话术让他们上车金冠网,也基本都能成功。其实,我需要拉人上车的平台还要有很多,但我只敢推荐金冠网——它是六哥主推的,一定不会出问题,出了问题,六哥也会担着——那时我用这句话反复给自己洗脑。

  新人们上车金冠网后,我把他们拉到了群里,仿佛在一个群里,就是一条船的蚂蚱了。六哥见我拉人,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私信我一个大拇指的表情,我却高兴不起来。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浑浑噩噩熬到7月,我每时每刻都盯着回款,记账软件上赫然写着,邦邦理财应于2018年7月23日回款本息共计29132.86元。眼下已过了回款日期,然而回款却迟迟没有动静。

  我在线上联系客服,没人理我,于是又拨客服电话,几次忙音之后,电话被接起,是一个暴躁的中年男人声音:“你也是投资人吗?”

  那边听起来嘈杂,我硬着头皮确认情况:“对,我是,我的回款逾期了,现在不知是什么情况,请问你是?”

  “我也是投资人,平台倒了。我们的钱逾期了好几天,客服电话打不通,找到他们公司地址,砸玻璃进来,发现人都跑了,电话线也被掐了,我们刚给接上的。”紧接着后面传来其他人的声音:“快点,这儿还有台电脑,赶紧给他搬走。”

  “嘟嘟嘟嘟——”电话挂断了。我定定地看着前方,仿佛看到了风暴来临时,倒下的第一片多米诺骨牌。

  我试图安慰自己,邦邦理财是我自己找的,不是六哥推的,出问题也是正常。六哥推的不还没出问题么?

  我迅速打开电脑,拉出我投过的所有平台的最终回款日期——1个月,只要再坚持1个月,我的大部分钱就能回来。我反复告诫自己要冷静,只是雷掉一个平台而已,没了就没了,相当于这段时间白赚,等钱回来赶紧下车,这辈子都不碰P2P理财。

  往后整整一周,我都不敢看手机,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显然,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并不奏效,六哥见给我发微信没回应,直接打来语音电话:“拉人,必须赶快拉人!现在进场的人太少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撑不住的。”他那软软的南方口音,哪怕讲的话生硬又急躁,也让人没那么排斥。

  “知道了。”我挂掉电话。其实我想质问他一句,不是说他推的平台绝对不会出事吗?但显然这时说这些话已经没有用了,我只是假装答应下来,不想跟他继续聊这件事。

  这通电话和先前爆雷的邦邦理财,终于让我从这场迷梦中清醒了,自己赔钱也认了,人总要为自己的愚蠢买几次单。但我绝对不想继续拉人了,那是在害人——

  这种P2P理财的本质就是庞氏骗局,是蓄一个资金池,用高利率和现金券诱惑新的投资人进来,用新进来的钱偿还部分到期的投资人的本息。它们根本不存在正当的盈利的空间,好一点的情况是靠山公司自融,什么时候回本尚未可知;差一点的是往外放非法高利网贷,坏账率极高;最坏的情况,是幕后老板自己圈钱,把投资人的钱洗干净卷走,唯一能盈利的就是“借新还旧”。

  其实,起先答应“拉人头”这件事,我也只是抱着赌博的心态,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批进场的人,后面的人会为自己买单。六哥这样着急忙慌,也无非想拉更多的人来买单,他好平稳着陆。

  可到了这时,只要随便看看各家平台的数据——出现了大量逾期警告——就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没多久,我的微信又响了。

  一条是我绑定的“财迷之家”公众号,一连收到6个红包,一共1050元,是拉人头赚的返现,刺得我眼疼;另一条是“缘聚金冠”的里的,有人找六哥:“生财网(化名)没到账,这也是你推的平台,你说怎么办吧?这钱是给孩子交学费用的。”

  我愣了几秒。生财网我也投了18000元,还没到回款期,看来又得打水漂了。可我脑子里翻腾的只有一个念头:我给别人推荐的金冠网可千万别爆雷啊。

  彼时,正值我校暑期小学期,考勤抓得严,身边的同学拍了我一下,告诉我该去教室上课了,我却置若罔闻,直勾勾地盯着手机,让同学先走。

  群里将近200人都投了六哥推过的生财网,群消息大都令人窒息。

  “怎么着,之前信誓旦旦的话都喂狗了?出来给个说法吧,不然我们天天给你爹妈烧纸。”

  “邀请我们投钱,你也捞了不少好处吧,赚这样的黑心钱不怕出门被车撞吗?”……

  而那个“自由自在”话里却没有诅咒,全是悲哀:“家里没几个钱,是我昏了头才买这些东西,字儿都认不全,还学人家理财,家里的钱都被我造没了,老婆要跟我离婚,也好,孩子跟着她,挺好的……”长长的一段话,很快被刷屏的咒骂淹没过去,谁也不知道这段话他是花了多长时间才打出来的。

  看着那些粗俗的、带着咒骂的消息不停地刷过去,我快喘不过气来。一边是损失几万元的事实,一边是拉人头的负罪感。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跟六哥做过同样的事,这一条条质问六哥的话,都像是在质问我。而我的预感,早晚有一天,金冠网也会出事,这样的质问也会涌向我,我该怎么办?

  而六哥就像销声匿迹一样,一句回应也没有。

  往后几天,为了了解事态,微信每一次都异常疲惫。群里不乏大户,一家平台投几十万、几百万,他们中有人去了生财网的办公现场,发回来一些摇摇晃晃的视频:落锁的大门,人去楼空的办公室,满地的废弃文件……

  我的脑袋里嗡嗡直响。

  04

  没有侥幸,自8月起,我手里的平台陆陆续续出事。最终,金冠网也没能躲掉,“缘聚金冠”成了个笑话。

  我胸中闷着一口气,挨个找到当初从我的链接投资金冠网的7个人,把从他们那里赚来的钱(每人150元)还回去,挨个道歉“是我鬼迷心窍了,我不该让你投的,我不该这样害人害己……”可即便如此,也依然不能摆脱内疚。

  我又想跟他们通语音电话说清楚,愿意接的寥寥无几。有一位操着浓重陕北口音的大哥,听我解释后,表示理解,“谁也想不到,你也想开点”。我连连感谢,心里的内疚却没有减少。

  洋洋在电话里没有批评我,只是反复说着她的情况,她跟我一样还在读书,只是比我大一级,亏掉的10万是出国留学用的资产证明,是她偷拿出来投资理财的,“本想捞一笔利息当零花钱,没想到闯了大祸。长这么大,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慌过……我真不知怎么办了……”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洋洋那份慌张。我自己十几万打水漂,很是心痛,但因为我让另一个人的生活陷入困境,更是自责到无以复加。可看着屏幕上不断闪出的信息,我也是无可奈何了。

  最后一个联系到的是一个北京号码,对方收了我的红包,接起电话,讲了句“公司很忙,没时间听你讲这些废话”就挂了。

  是啊,道歉有什么用。

  与此同时,无数质问化作更为凶猛的巨浪,涌向“缘聚金冠”,毕竟金冠网是六哥信誓旦旦保证绝不会出问题的平台。可惜巨浪很快便平息了,因为根本没有人回应——自从生财网出事后,六哥已经近一个月没出现了。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眼看投资的平台一个接一个地打了水漂,我虽是做好心理准备,觉得自己花钱买了个教训,但还是心里膈应,于是开始上网搜索这些平台的维权群。

  有些平台找不到,而那些能找到组织的,我总会迅速加群,验证姓名电话身份证号,发投资截图核实我的投资人身份。

  我机械地重复着这些步骤,个人信息就像一文不值的垃圾一样,被主动暴露在各种良莠不齐的群聊当中。我知道这样做的隐患太多了,但我没有别的办法——投出去的钱零散地拆散在十几家平台,作为散户,除了加群抱团维权,我什么都做不了。

  去现场吗?除了爱贷网投了4.3万,其他平台不过那么万把块,估计要回来的钱连来回的差旅费也覆盖不了。可就算爱贷网,我也不敢兴师动众地去现场,我担心动静太大被家里知道。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财迷之家公告(作者供图)

  就这样,我从“缘聚金冠”这个羊毛群,辗转到更多维权群里,里面充斥各种真假难辨的小道消息,还有诸多维权现场的照片、视频。

  有次,我随手点开一个视频,一段中年男人凄厉的哀嚎让我胆战心惊。发布者说,这是某平台的法人,刚打算逃出国的,就被投资人在萧山机场认出来逮起来了。视频中,该中年男子手被反绑着,倒在地上,一位没露脸的青年男子,拿着刀,蹲在他身边,先是用匕首打量着他的侧脸,随后将他的半张脸划开,豁口一直开到耳根,皮肉外翻着,鲜血汩汩涌出,屏幕上的血腥味儿几乎要溢出来。

  我胃里一阵翻涌,恶心难耐,冲到厕所干呕。同学被我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我连连摆摆手说“没事,没事”。

  群里还有人自告奋勇去维权,待收了大家众筹给他的2000元路费后,竟然立马退群,不知所踪。他的确是真实的出借人,这行为让人匪夷所思,恍惚中又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在生财网的维权群中,还有个投了100多万的大户跳楼自杀了。听说事发前几天,他还在群里自我安慰地说,“生财网一定能挺住的”。他跳楼的消息,是他老婆在群里说的,说他是用房子抵押的钱来投资的,他们还有个上幼儿园的女儿。

  作为一个受害者,也同样是一个“帮凶”,看着这一桩桩人间悲剧,我的心情复杂极了。本该一帆风顺的生活竟被我搞得一塌糊涂,说起来我还是金融专业的大学生,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当然,在我沉迷P2P的这个学期,几门期末考都挂科了。

  05

  8月19日清晨,天色暗沉,我正在图书馆赶作业。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个陌生号给我打来电话,来电地址提示安丘,我没管,直到它第三次响,我才疾步走出图书馆,不耐烦地“喂”了一声。

  “是周新吗,我是公安局的。”对方自称是公安局的,还叫出了我的名字,却操着一口浓重到不是本地人都听不出来的山东土话。我本来心情就差,想破口大骂,骗子就别他妈来烦我了。可没等我开口,那边又说话了:“你是不是投资了一个叫金冠网的平台?你户籍在安丘,归我们派发协查,有时间来做个笔录吧。”

  心里咯噔一下,我老家的确在安丘,金冠网也确实在闹立案,我手心冒着冷汗,怯生生说了句:“是我。”随后表示自己在外地上学,不方便回老家。

  警察也没为难我,经过例行问询确认了我的身份后,问了我与此有关的问题,包括我是怎么投的、投了多少钱等。我很怕警察问我有没有拉人头,还好对方一直没提这个问题。末了,我赶紧说,“损失的钱也不算多,我本人放弃报案了,麻烦千万不要别让我父母知道。”那边应了一声。当天下午,我又接到警察询问邦邦理财的电话。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

  再往后,我的生活也节俭起来,甚至很长段时间都没打开过淘宝。总想着,自己亏掉的这十几万,恐怕等我毕业后的许多年都难以赚回来。

  渐渐地,各个维权群也都没了开始的“热闹”。一直到年底,偶尔我也看下微信群,这期间没有一家平台的钱回来,而因此而造成的人间悲剧应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轮番上演吧。比如那个叫“自由自在”的男人,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转年寒假回家,拿着长辈的压岁钱,想起自己那些打了水漂的钱,倍觉难受。出门拜年时,父母发现我穿的都是往年的旧衣服,问我:“今年怎么没见你逛街买衣服?”我顾左右而言他地解释:“我身上这衣服就穿了一冬,挺合身的,不用买了。”父母还夸我懂事,知道节俭了,我心虚得手心直冒汗,但也感恩,家里不会因为这些钱而陷入绝境。

  从那时起,我偶尔也打开那些维权群,时不时才有一两个信息,也都是大家发的相关新闻。我以为,这就算尘埃落定了。

  没想到2019年4月,消失大半年六哥突然出现在“聚缘金冠”群里,引发一阵骚动。六哥先是诚恳道歉,然后摆出截图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我是大户,赔的钱比谁都多,最不愿意看到发生这样的事。”从截图的确能看到,他逾期未到款的有50余万。

  一看到比自己赔得多,群里的人似乎找到了心理平衡,逐渐安静下来。最后六哥终于道出重点,“消失的这段时间,我去现场维权了。我加入了金冠网的债主委员会,正在跟平台谈判,平台亏空严重,情况很不乐观……理智分析,咱们最大的诉求不是立案,而是拿回自己的钱。因为咱们心知肚明,就算立案,追回欠款的几率也几乎没有,没有钱,把骗子抓进监狱又有什么用呢?”

  这话说得“有道理”,我们都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钱而已,利息什么的都可以不要。

  随后,六哥还在群里发了一份电子合同,说是一份兑付声明。只要投资人签字,就能立刻拿回20%的本金,至于剩下的80%的本金,公司用红酒兑付。好家伙,那些三无厂家的红酒,一瓶就标价398元。这套程序我在网上也看到过——签完这个合同,就是跟理财平台私了的意思,即便立案了,和解一人,涉案金额就会小一点,量刑就会轻一点。

  签还是不签?

  深思熟虑之后,我签了。拿回不到3000元,因为就算是20%,还要扣掉原先得到的优惠券和利息。群里大多数人估计都签了,不签,可能连这20%都没有。

  当然也有人在群里说,“凭什么签?”“借走我的1万块血汗钱只需要还2千,哪有这么好的事?”六哥也没多作回应,说大家自愿选择,找他私聊就行。

  5月末,在所有人都做出决定后,“缘聚金冠”这个群就被解散了。那以后,我陆续和解了几个平台,拿回了不足一成的本金。

  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电话打进来:“我们是公安局的,有时间来做个笔录吧。”

  每当接到警察的协查电话我都很害怕,我说不清,自己在这一系列的事情中参与了多少。那段时间,我总是做噩梦,梦到各种人抓着自己的血汗钱在我耳边哭喊,梦到血腥的讨债场景,梦到我有一个机会回到过去,我还没有赔掉这么多,也没拉一个人投钱。

  如果梦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06

  投资受挫,让我一度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再也没办法正视金融学这个专业,也让我对这个学科更多了一些敬畏。思量再三,我终于稳下心态,决定2019年年底跨专业考研,去考物流工程的研究生。今年年初顺利面试,也收到了录取通知书,父母对我不继续学金融还有些遗憾。至于原因,我还一直没勇气告诉他们。

  偶尔,我还会翻翻那个手机。

  不久前,跟某个维权群的“难友”闲聊,他追回本金的比例比我高一些,毕竟他是折进去几百万的大户。除此之外,他还是个专栏作者,职业相关,我们的交流便更多一点。他时常跟我讲述一些维权途中踩过的坑,有些骗术,甚至比理财骗局本身更加五花八门,令人应接不暇。

  他跟我讲了不少大户之间不能外传的秘辛,举的例子竟是以“聚缘金冠”群主六哥为首的那个维权小团体,他试图以此向我解释,为什么大户通常能拿回更高比例的本金。事实令我哑然——六哥那时去维权是真,债主委员会也是真。不过,六哥和债主委员会的其他人拿回了全款,条件是劝说我们这些散户主动和解。

  道理不言自明,起诉人数越少,涉案金额越低,量刑就越轻。一来一去,散户自愿只拿回20%的本金,平台对于签了和解书的散户甚至不需要负法律责任。

  “大户身为受害者的代表,捞好处当说客,再常见不过。”难友说,“人这一辈子处处都是坑,到了一定的节骨眼上,没人会跟钱过不去。六哥平时为人很好,人很客气,有礼貌。他是浙大毕业的,谁都没想到他会掺和这些事。”

  我点点头干笑两声:“是啊。”

  我又从列表中找到六哥的微信,心里有很多疑惑,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犹豫再三,发了句“最近怎么样”给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删除好友了。

  (本文人名与涉事平台金冠网、生财网、鱼鱼宝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人间theLivings」

  关注了解更多真的好故事

  P2P爆雷前夜,我还在拉人下水喜欢就马上一键三连

发布者:努力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laoge.com/30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