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五千负债十万 戒赌吧老哥的现金贷人生

  原标题:现金贷红与绿:月入五千负债十万,戒赌吧老哥的撸口子人生

  戒赌吧没有人在戒赌,只有借钱的老哥。

  胡笑就不赌,他只借钱。银行的钱不好借,线下的小贷不敢借。借来借去只有现金贷最好,纯线上、1分钟放款,简单、快捷、普惠。

  戒赌吧里,现金贷叫口子,借钱叫撸口子。额度高、周期长,是为大口子;额度低、期限短,是为小口子。撸大口子还信用卡,撸小口子还大口子,实在没口子了,就去戒赌吧找新口子。下款快的、额度高的、风控差的口子,戒赌吧的老哥都知道。

  有了现金贷,就有了老哥。天南地北,三山五岳,到处都有老哥的身影。相逢何必曾相识,一句“老哥稳”,一切尽在不言中。

  无聊的时候,老哥们还会和催收聊天

  到10月份,催收的电话少了很多。胡笑装了个查征信的App,每月把上征信的平台还一些进去——他一个月能有5000块的收入,还能存下一些钱。上论坛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他只有周末有时间,玩玩游戏,看看视频。

  他不太去想还清那么多钱要多久,对他来说那实在太遥远了。

  高额利润与共债危机

  趣店和拍拍贷上市的时候,胡笑才知道现金贷这么赚钱,好些人才知道现金贷有这么高的利润率。

  “行业里都知道,利润特别高,但大家的吃相也都挺难看的,所以普遍都很低调。”一位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说。

  整个2016年,在上市的、盈利的、起死回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里,现金贷成为了无一例外的幕后英雄。

  除了拍拍贷的10亿,2017年上半年,招联消费金融净利润达5.41亿元;二三四五净利润为4.53亿元,其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高达4469.09%,头部平台的发放贷款总额和复借率也在同一时期激增。

  一些调查显示,超过千家现金贷平台在2016年诞生,整个现金贷行业的规模约在6000到10000亿元,潜在的市场规模达到4到5万亿。高盛的一份报告也能提供佐证,在中国,P2P网贷的贷款余额在2013—2016的三年间扩张逾36倍,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30%。

  极短的时间里,新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刀刃和钢丝上试探着客群的信用水平的下限,与之对应的是利息水平的迅速抬升,30%甚至更高的砍头息并不鲜见,一些本被嗤之以鼻的高息平台也被衬托成了老哥们眼中的良心口子。

  至少胡笑觉得,自己是被现金贷毁了,没有那么多授信,兴许自己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我以前就想,那些平台都把我的额度关了,也别催我,让我自己挣钱慢慢还就好了。”胡笑说。很难把老哥们与现金贷的出现关联起来,但在过去几年里,这个群体确实与校园贷和现金贷的增长一荣俱荣,休戚与共。

  “没有准确的数据显示共债群体的比例和数量,平台、银行、监管层都没有。从单一平台的数据来看,这类人肯定是少数,但一些恶性事件造成的舆论影响很大。”该负责人说。“钱太好借了。这么多平台,这么多资金,对他们来说,就像赌徒进了赌场一样。”

  共债是整个行业共同的敌人,一些数据显示,至少在两家现金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的共债者比例超过60%,这些人的逾期风险是普通客户的3到4倍,多平台借贷的风险更加难以想象。

  “借别人的钱还了我的钱,于我而言就是利润。你还不上别人的钱,那是别人的坏账,关我屁事。”上述负责人说,”甚至有的平台就是给这些人提供类似过桥贷款的,那么高的利息,正常人永远不会去借。“

  平台曾倡议用数据共享的方式对抗共债者——大家把借款数据和黑名单上传到一个第三方平台,就像银行与央行正在做的那样,但这些设想最终只停留在倡议里。

  “没人愿意把自己的数据拿出去,有的平台甚至是把自己的好用户传到黑名单里,这样他们就只能在自己的平台上借钱。”该负责人说,“目前只能去猜,比如你注册了一般不可能不借钱,行业平均通过率30%,我就能算出来你大概借了多少笔,我再根据平均的授信额度算你总共有多少授信,差不多能得到一个模糊的数据。再根据我自己的风控标准确定是不是放款。”

  按照一些贷款中介的说法,共债者从出现多头借贷到全面逾期的时间大概在3-5个月,但源源不断的资金供给会拉长这个周期,也遮盖了部分坏账。

  “因为能借到钱的地方太多,本来要逾期的借款现在可以一直滚下去。如果说客户群体不变,但是平台砍掉一半,坏账率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上述负责人说,“万一出现这种情况,那真的太可怕了。”

  监管的行动,平台的焦虑

  胡笑曾经想过,要是平台倒闭了,债是不是就不用还了。

  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当下,监管机构正在有所行动,P2P行业发生的事情有可能再度上演。

  最新的消息显示,上海黄浦区金融办日前召集辖内现金贷平台开会,传递了规范现金贷业务活动的信息,包括严禁暴力催收,并要求所有手续费、利息等综合借贷成本不得超过年利息36%。同一时间,银监会2017年立法工作范围内的《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已经在内部征求意见,但发文时间不详。该文件由银监会普惠金融部、法规部负责拟定。

  “等着吧,政策会一个接一个的下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从业者称,“现在已经在限制银行向现金贷提供资金,没有具体的政策,但会有相应的通知。后面在资金供给渠道上肯定还会有政策。”

  上海本地一家P2P平台透露,他们正在向监管机构报送包括共债在内的运营数据,作为政策制定的参考。一些消息显示,监管层对于P2P平台的备案把控相当严格,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已经上市的平台,也很难说有足够的把握。

  “都知道会有监管政策,但大家也都在拼命赚钱,谁都不愿意停下来。”上述现金贷平台负责人说,“就像彩票开奖一样,前面几个数字都对了,现在摇到最后一个了。整个公司从上到下都很焦虑,有的人是上市了,我们还在水下面等着上岸呢。”

  据他透露,一些头部现金贷公司已经开始涉足其他行业的投资,或是把现金贷业务剥离出去,尽可能做到有备无患。

  和传统金融业态相比,尽管现金贷的规模小得可怜,但平台们大多都清楚,自己的吃相并没有特别好看,一些恶性事件已经给了监管层足够的理由。

  老哥也很焦虑,但他们的焦虑只在还款日,或是还款日的最后十几分钟。在大多数时间里,只要能借到钱,就能把债养下去。老哥们也都清楚,以债养债最后的结局只有逾期,但在哪怕无限逼近这一刻的短暂瞬间里,他们都可以没有自知、没有忧患、没有畏惧。

  “我挺后悔的,应该早点逾期,反正迟早都要爆我通讯录,现在自己出来了,反而轻松了很多,轻松太多了。”胡笑说。

  戒赌吧、贷款论坛、信用卡社区,每天都有老哥来,也每天都有老哥走。老哥们天天撸小贷、发工资,反倒还欠了一屁股债。现金贷在赚钱,贷款超市、催收公司也在赚钱,连中介都能赚好多钱,亏钱的好像只有老哥。

  老哥大多都众叛亲离,更没有朋友,老哥想要找工作去还债,也就只能上论坛发帖找老哥帮忙。

  “实在还不上了,跑路当厂狗,有没有老哥给介绍个工作。要包吃住,平时开销不大就抽两口烟,一个月有个8000就够还利息了。好久没工作了,所以不要太累的,双休是必须的,咱无产阶级斗争了一百年换来的8小时工作制,可不能让这帮资本家坏了规矩。也不能一直在厂里待着,等当上经理什么的,总得配辆车,本田雅阁是底线吧,有A6就更好了。”

发布者:努力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iulaoge.com/3615.html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24小时内删除并表示歉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